微信公众平台

亚游官网登录|优惠

两周阅评意见(2018年4月23日——5月6日)

编辑:admin 来源:本站原创 时间:2018年05月28日 【字体:

    报纸部分
     
        2018年423日,南充日报4版仪陇新闻《“日子越过越有奔头!”》一稿中多次出现“贫困群众陈冬梅”的说法,对一个具体的人冠以群众的头衔不符合语法、逻辑的要求。因为群众一般是泛指人民大众,常与干部连用;特殊情况下,专指没有加入共产党、共青团组织的人,用以标明其“政治身份”。对于稿中的陈冬梅而言,称其为贫困户为宜。
        2018年4月23日,南充晚报19版《电话暴露行踪……》一稿中说:“走后家里就莫人了。”此处的“莫人”有误,应为“没人”或“没有人”。
        2018年4月24日,南充日报4版《立下“军令状”让“居者美其屋”》一稿中的让“居者美其屋”的提法值得商榷。十九大报告提出“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在脱贫攻坚中,中央一再强调,对脱贫标准既不能任意降低,也不能层层加码。据此,在脱贫攻坚的宣传报道上,不要随意提出与中央精神不相符合的口号、要求、目标。所以,让“居者美其屋”的提法是不妥当的。
        2018年4月24日,南充日报5版所刊《关于南充市江河及大中型水库责任人的公示》中《南充市中型水库防汛责任人名单九龙潭水库》一栏将张伟的职务署为“县人大主任”,是不对的,这个职务事实就不存在,应为“县人大常委会主任”。
        2018年4月24日,南充晚报4版《“我想继续读书”》一稿中写道:“她所在班级的数学老师王光红也自费从初一开始负担了孩子全部的学杂费”。这里的“学杂费”是错误的,因为国家早已免除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费。
        同日晚报11版NO2.精彩看点首句“日前渝黔两省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所谓“两省”应为两“省市”。
        同日晚报15《文学“摆渡人”程云》一文第3部分中提到“原南充师范学院高师班”系南充师范学校高师班之误。
        2018年4月27日,南充日报4版关于读书班的报道(1版转4版)末尾出现“市人大常委会工作委员会办事机构和市政协专委会办事机构”这样的说法,没有法律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是“县以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根据工作需要,设立办事机构和其他工作机构”,可见“市人大常委会工作委员会办事机构”不是法定机构。
        2018年4月27日,南充日报7版顺庆新闻关于乡村旅游的报道中称,灯台乡儿童农业村自开园以来“已接待旅游约60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近70万元”。这就是说平均每个游客只给欢乐村带来了1元多的收入。如果这个数据是真实的,那么受众就有就有理由怀疑,这样的旅游设施的产出比值是不是太低了?
        2018年4月27日,南充晚报13版《余继滨:老报人新作为》一稿NO.3中说“离休后,他应邀赴绵阳,为当地《绵阳日报》窗口当顾问。在他的帮助和见证下,《绵阳日报》问世。”这段的论述与事实不符,《绵阳日报》作为绵阳市委的机关报早在绵阳成为地级市后的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就已正式问世,而余继滨是1989年后才离休的。
        2018年4月28日,南充日报头版2条导语中说“中共南充市委书记宋朝华在座谈会上作重要讲话”,第四段首句说“宋朝华认真听取发言后说……”。导语与新闻主体不相呼应,出现脱节;而且,第四段首句还会产生歧义,会被人认为是宋朝华在听取发言后的即兴讲话(或发言),实际上是市委书记宋朝华作的一次正式(针对即席而言)的重要讲话。因此,第四段首句写作“宋朝华在认真听取发言后发表重要讲话,他说……”较为合适。
        2018年5月2日,南充日报头版《南充3人获“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这个标题对新闻主要内容作选择性表达,有较大片面性。我市荣获省上表彰的既有先进集体4个又有先进个人3人。标题只标明3个获奖者而漏掉了4个获奖集体,有失新闻报道的客观公正性。
        同版《市人大确定14单位为基层立法联系点》题中的“市人大”应为“市人大常委会”,稿中所述也是市人大常委会。在宪法和相关法律的规定的,市人大即人民代表大会与市人大常委会即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是两个法定机构,前者是地方国家权力机关,后者是前者的常设机关,两者的法定职权是不一样的。
        2018年5月3日,南充日报8版《五里店竟是南充城源头》一文第一部分中说唐代初年,“南充与阆中(时为阆州)成为巴蜀经济、文化,教育最发达的地区。”此说的历史依据何在,文中并没有提供。从尊重历史的角度出发,说或是“最发达的地区之一”比较合适。
        2018年5月3日,南充晚报8版《以案说法》专栏稿末尾3处将“缓刑”误为“缓期”。“说法”的新闻却不依法,值得深思。再说,把“缓刑”与“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二年”中“缓期”混为一谈的问题,在以往的阅评意见中曾多次提及,但至今仍时有发生。希望不要让这个问题变成新闻报道中的“顽症”。
        2018年5月4日,南充晚报报道市人大确定14家单位为基层立法联系点一稿中的市人大应为市人大常委会。
    广播电视部分
     
        2018年5月3日《南充新闻》一则消息有“市人大机关干部”之说,不准确,应为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干部。同日电视新闻另一则关于市政建设工程项目的报道,称该工程可望6月底前竣工;而稿中所用该项目经理的同期声则说,这项工程将在7月上旬建成。同一项目的完成期只能是一个,不能是记者与项目经理同期声各执一词。既然有项目经理的同期声,那么记者采访就应以此为准,不应“另搞一套”。
     
  • 上一篇:一周阅评意见(2018年4月16日——4月22日)
  • 下一篇:没有了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两周阅评意见(2018年4月23日——5月6日)]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 嘉陵工业园
    • 调结构转方式 战略性新兴产业在崛
    • 四川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客舱乘务员
    • 2015国际有机农业区域产业发展(西